段奕宏 | 天才凡人

没人质疑段奕宏的演技,可惜没有更多人知道他进入这个行业初期的彷徨与迷惘。我们请几位见证了他成长的导演和朋友为我们描述了那些从段龙到段奕宏的日子。

段奕宏 | 天才凡人

段奕宏

问电影圈的朋友,你对段奕宏熟悉吗?“知道啊, 他戏好。”

那有什么想知道的吗?“好像没有啊。”想了一会儿这么说。

你觉得他演得最好是哪部啊?“都很好,一出来就很好。最好的?说不出来。”

好像这成了大家一致的意见,段奕宏演技极好,但是除此以外,没什么想知道的—他把自己保护得太好,以至于没有任何线头可以牵扯出来闲聊。

段奕宏是少数把私生活保护得极好的娱乐圈内人。采访时,我当面说:但是,大家一点儿不了解你的私生活。“我为什么要被消费?”他冷静而不失态地问我。“明星不就是被消费的吗?”他眼神躲藏了一下:“我不这么认为。”

在整个娱乐圈被互联网热搜、 综艺节目、 不间断的明星八卦所掌控的时代,段奕宏还是极少数只靠作品说话的人,但以消费明星为核心的综艺节目还惦记着他,去年最火的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一开始就找他做导师,被拒绝,第二季坚持不懈又邀请,经纪人团队商量后,还是拒绝了。“是你的意思还是经纪人团队商量的结果?”我问。

“当然是我。他们能控制我吗?”段奕宏的回答简短而骄傲。一个演员的骄傲油然而生。

和一般人不一样,本来以为采访完段奕宏就能弄明白他这个人,没有想到,采访完对他的印象更模糊了。

采访在一个中产趣味浓厚的京郊人造景观进行,人造湖泊上飘过来阵阵水汽,黑天鹅白天鹅自在巡游,这种人造仙境中进行的拍摄完成得非常顺利,他穿着黑色风衣,头发遮住了脸,颓废而性感,我感觉又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他。他为了拍摄做了奇怪的蜷曲发型遮住了脸,但没有遮住他的眼神,锋利穿透了飘在我们之间的水雾。

恐惧是钻石

好。那就从演技开始。

关于演技,段奕宏给了我一个完全不相信的答案,到现在这个阶段,以演技著称的老段,面对各个导演的邀约,他总是犹豫,害怕,乃至拒绝。“我不是外人想象的那种上去就行的人,我老是在问我自己,我行吗?我能胜任吗?结果就是导演屡次约着谈,这么多年都这样,一直到《非凡任务》还是如此,那种一上来就能给导演一些东西,就能把这个人物塑造出来的模式。我真不行。”

完全不能想象外界都认为他如此成熟,已经是一个“活儿”特别好的演员的这个阶段,他还是如此。最著名的,要算是《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导演康洪雷导演邀约了三次的事儿,那时候他们刚合作完的《士兵突击》 爆红,按照惯常逻辑,不应该拒绝。

康洪雷在电话那端的声音还是洪亮,虽然与段奕宏合作《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但毫不妨碍他能回忆起所有的细节。“找他演‘团长’,就是因为《士兵突击》 没开发完他,我觉得他只在‘士兵’露出三分之一,更多的东西都被他藏着了。《士兵突击》里面那么多演员,我最弄不清的就是他的气质,他的眼神中有一些煞气,性格中却没有,这个太有意思了,中国演员,眼神里有煞气的男人,没几个。”

康洪雷最早对段奕宏有印象,是他尚在籍籍无名的阶段。“他和李晨演同一部电视剧《刑警本色》里,我一看,这小伙儿有意思,眼神里有煞气,能去做杀手,李晨就没有这个东西,但他真人又没有这些,所以这个就神秘了。”后来又看他演出孟京辉的话剧《恋爱的犀牛》,特别单纯,话剧舞台上需要的那种单纯,所以就上心了,说有机会要把这个演员找来合作。

所以拍《士兵突击》的时候, 康洪雷导演就找到段奕宏演了一个特种兵。“换别人也能演,可是没那种威胁感,他就有,带有一种隐隐的威胁性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他天然就有,光靠这招,就赢了。要能分析出来为什么吧,也不行,段奕宏这个是模糊状态的,行在先,说在后—倒也很中国。”演这部戏的时候,康洪雷很少表扬他,反而表演别人多,但是心里一直有他,《我的团长我的团》剧本出来的时候,团长龙文章就是他,甚至剧本创作阶段就有他的影子。找上门去,居然被拒绝了。

康洪雷一点儿都不气馁。“小演员才上来都行,什么都会。像老段上来就是导演我不行,诚惶诚恐,这个才对,才是我要的人,自信在艺术创作上没好事,导演都不明白的东西,演员上来就说我行,那是瞎掰呢。”

于是一次又一次约着谈,每次四五个小时,三次后,勉强答应出演。不少导演回忆起段奕宏的约谈都害怕,每次谈几个小时。不谈明白不罢休。康洪雷高兴,反正谈不明白,要大家一起创作,要是一开始就明白了,哪里还有艺术?“他唯唯诺诺进了剧组,我特别高兴,我知道他犹豫才能激发出好东西。”

康洪雷说,那时候还真给不了段奕宏要的答案,都是80年前的人物,导演也不清楚,这个剧的好处就是拍摄时间漫长,172天的时间,大家一起在滇西的土地上奔跑、 逃亡、 战争,拍摄地点也是当年远征军战斗的地方,这片土地,当年恨不得一米五的距离就躺着一个亡灵,遗留下来的精神残酷而巨大。也是待得久,每个人越沉浸在某种语境中,结束的戏还是穿着裤衩逃亡,根本没有一丝结束的欢快可言,杀青之时,每个人都很呆滞,根本出不来。

段奕宏尤其出不来。他从开始就灵魂附体般的演出。“我觉得他塑造出了某种人物的文学性。这也是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这种灵魂附体一开始是训练的结果,导演要求演员们和枪一起睡觉,别人都只有一把枪,段演的龙文章有三把,一把1910年代的毛瑟,腰上一把手枪,还有一把“一战”时期英国的步枪菲尔德,最后三把枪都长在他身上了。他得比别的演员多用多少力气。

康洪雷说,段一定在心里琢磨戏。“他其实不是一个特别快能明白导演意图的演员,拍《士兵突击》的时候,第一个出场镜头,我让他像鳄鱼一样爬过来,他不愿意,三天后他明白了,找到我,说,导演这个好,不像别人演的军队领导出场,要么训话,要么坐着。但是他一旦捉摸明白了戏,他出来的效果,就很吓人。《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有一场法庭戏,特别复杂,一个多小时的戏,不间断拍摄,他一次就把台词说完了,当时法庭戏里很多演员,都被他吓傻了,像张译这些都是好演员,他们知道这背后是什么,表情全是傻的,都被拍下来了。”

找他要的,他能给出更多。里面龙文章说自己家族是跳大神的,结果段奕宏的表演真实地跳了一段大神,极其复杂,有傩戏,有赶尸动作,还有萨满的东西,都全了。“最后口吐白沫,有点儿过了。”这才是演员,这才是钻石—“哪有那么多钻石啊,大多数是黄豆。但段奕宏确实是钻石。”康洪雷觉得,表演,绝对不是技术,是需要灵性的东西,段奕宏靠自己的琢磨获得了这一丝灵性。“我还要找他,他一旦较劲,就会有奇迹发生,一定要让他纠结才对,他在某种程度,像日本早期的那些大演员,捆住自己身子,一直在街上走路的田中绢代,还有为了角色拔掉自己满口牙的男演员,太决绝了。”

段奕宏身上就有决绝之气。

他能把自己的能量都隐藏起来,在你需要的时刻,不知道怎么就释放给你了。康洪雷说,段奕宏其实把握不住他自己,明明有优势,有魅力,可是一接戏,就是诚惶诚恐。“这个倒特别宝贵,这才是艺术创作最宝贵的地方。“

段奕宏 | 天才凡人

段奕宏

闪亮的日子

段奕宏说自己没那么勤奋,也不爱吃苦,接戏就代表着吃苦,他近些年一直在这个事儿上犹豫。“要是谁都能演的角色,你们也不用找我,要是我能演,也不是上来就明白怎么演,这事儿,太苦了。我不是那种有安全感的人,一接戏,就不放过自己,特害怕我要浪费了别人的信任和金钱怎么办?浪费了自己的选择怎么办?能挣巴出一个不一样的角色太难了,我真是这么想,太煎熬了,能不吃苦就不吃。”一连串的太难了,于他却真实。

到四十多岁,他说他逐渐明白了。他除了演戏,也不太会别的,没有选择的备胎职业。他还是愿意在演戏之外,能有很多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人生。

可目前,段奕宏的人生还真逃不掉演戏,尽管他反抗,但反抗无果。“演戏真苦。”这是段奕宏的认知,他是那种一诺千金的人,答应了,就要做到绝对。

现在他和梁朝伟在演一个经侦电影,叫《猎狐行动》。片中有一场要在酒吧与法国警察套近乎的戏,他反复琢磨,除了喝酒还可以做什么。唱歌?这对于没有法语基础的段奕宏来说简直是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他没跟任何人说,这要是练不好多丢人啊!于是他一个人躲起来独自反复联系,半夜四点就起床,在厕所练习法语歌。一个月后,觉得练得差不多了,段奕宏才把这个想法跟导演提出来。好在因为练得多,发现自己发音还行,有点小骄傲。

上一个演警察的戏是《烈日灼心》,是刑警,去厦门的基层派出所待了很长时间,和他们一起上街,抓赌,扫黄,演员的局限性太多了,知道的很少,所以对于他这种挣巴的人来说,唯一的路就是最笨的道路,去体验,去思考。这次虽然都是演警察,可“经侦和刑侦解除嫌疑人枪支的方式都不一样,背后都是你逃不掉的。”

重承诺的精神气质,段奕宏说仔细想来,来自于自己的出身,18岁的时候,他还是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一个普通高中学生,家人对他的希望,也就是找到一份稳定的好工作,在这个小城市待着,可是,他发现自己有点儿不一样的才能,那就是表演。小城的生活背景里,并没有谁和他说,你能表演,你将来能出来。

表演是什么,对于当时的他来说都是混沌。他也就是比同学们多主持几次文艺活动,多唱几首歌,不太怯场而已。只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上戏的一位教授来伊宁州见到了他们的元旦文艺汇演,见到了段奕宏的表演,对他说,你可以试试看。

算一点微暗的火。

这点微暗中的火苗,一撑就是三年,当时对表演一无所知的段奕宏心里埋下了一点牵扯。他当时就觉得是不是机会来了?是不是可以试一试?再试一试?第一次考中戏失败,完全没有把这点希望彻底淹没,一个绝望的少年,看不到任何希望,家里人能做的,也就是给他上补习班的钱,不强迫他放弃自己的选择。

18岁的少年坐78个小时的火车硬座,从新疆到北京参加中戏的考试,下车的时候,腿都肿了,他看着窗外的旷野,心里七上八下,终于在第三次考上了中戏。

可是他很快发现自己还是那个边疆长大的孩子,什么都不会,没有社会关系,没有家庭背景,只有自己拼命学,狂躁和自卑交替,但是有什么用?他发现能支撑自己的,这时候反而是家乡,那个他竭力逃离的家乡,北京和家乡的78个小时的距离,家乡那些他不熟悉的草原、 星空,包括纵情地喝酒吃肉的习惯,成了支撑他的东西。他发现他比别人坚忍很多,自然很多,他开始放下焦虑,成为了那几年的中戏成绩最好的学生。

有这些事情垫底,段奕宏一出场,就带了主角气息。到了国话,田沁鑫、 查明哲和孟京辉等大导演都找他合作,田沁鑫的《生死场》里面他演群众,在舞台间歇学会了放下自己,松弛,“我在舞台灯光一黑的时候突然觉得,怎么那么舒服,休息让我发现了力量感,不那么紧绷了”;在孟京辉那里学会了先锋戏剧,有种天马星空的游戏感,学会了与现实主义表达的区别,变本加厉地释放了自己;从俄罗斯学话剧回来的查明哲选择他做主角,和张凯丽搭档,演出《纪念碑》,查明哲看过院里所有人的档案,最后选了最无足轻重的刚毕业的他。“可能是我自带一种行不行都可以的气质?我从那时侯就开始选择了,我在过滤,我害怕辜负别人,不行的我坚决不上。“

之后的机会越来越多,他很早和非职业演员合作,《二弟》得过新德里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在泰国恐怖片里演杀人狂;在俞飞鸿自编自导的电影里演一个和尚的鬼魂,消瘦,痴情,撑起了一个转世轮回的故事;然后是“演疯了”的《我的团长我的团》,“172天,”他的第一句回忆和康洪雷一样,他并不愿意多说这个事,也不愿意多消费这段时光,就愿意埋在心里,有这么一个消化不掉的“块垒”,那个阶段,因为拍摄的艰难,很多人离开剧组,他也质疑了自己,也质疑了自己的选择,但最后有了一种重生感,发现了自己没选择错。

“存在在那里挺好的,我敬畏那一段时间,我出不来,很多人说你谈谈,就出来了,我很少谈,这事儿一直在,才好,我要保护这个事儿,这172天。”一边说,一边有闪亮的东西从眼角出来。

段奕宏 | 天才凡人

段奕宏

悲壮的最佳男主角

2017年,段奕宏凭借《暴雪将至》获得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这部电影的导演董越说,多年前他就知道段奕宏,那时候他还叫段龙,在话剧《纪念碑》里扮演一个战场上下来的强奸杀人犯,那是一场两个人的话剧,他和大名鼎鼎的张凯丽,一开场,舞台追光打在他身上,他身上散发出来一种邪恶而悲剧的气质,整个人好像被捆住了。董越被震动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演员的名字,可让人惊艳。

再次看段奕宏的作品,已经是多年后。董越知道段龙改名了,成为了某个时代银幕上硬汉的不二之选,但是那些电影他关注不多,直到最近几年看了《烈日灼心》,再次感到惊讶:“他在发酵,他有了种人到中年的感受力,对角色的重量感,对电影的认知都不一样了。”眼神中传达的东西非常迷人。

他自己的处女作《暴雪将至》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找段奕宏,主要并不是市场上流行的大制作,当然他知道能找到段奕宏这种级别的演员,会给电影大大增色,可像段这种级别的演员太难谈了,不用想都知道他手里一定有一大把项目。制片人通过熟人递上了董越的剧本,联系上了段奕宏,他记得,那是2016年的8月26号,他们约了在东四环一家会所见面,本来段的经纪人只给了一小时的时间,没想到一聊就是四个小时,段奕宏对剧本里的余国伟这个角色产生了浓厚兴趣,董越通过近距离的接触,也觉得,要是段奕宏不来,就太可惜了。

“他非常合适。”这部描写1990年代下岗潮流中的工厂保卫干部追踪连环凶手的故事非常晦暗不明,不过作为编导的董越很珍惜自己选择演员的机会:“如果明星很势利,我会害怕合作。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和那种演员合作,随着项目的进行,一定会对我们的工作、对电影作品本身产生灾难性的影响,我也明白明星的加盟对电影未来的影响力会意味着什么,我需要合拍的合作对象。”

段奕宏的随和让界限感消失。“他是我心目中好演员的样子,言谈举止都拿捏有度,见过世面,又非常有教养”。

段奕宏内心的专注打动了他,就像多年前话剧舞台上那个被战争毁掉的士兵一样震动了他。

合作终于成真,按照惯例,段奕宏这种级别的演员,进组后应该能很顺利地进行拍摄,可是很快,他纠结的毛病发作,成了两个人一起琢磨这个主角的过程,董越在创作剧本过程中,这个角色的形象还没有那么具象,“因为我对表演并不熟悉,我觉得演员和角色有一段互相寻找的过程,不是一开始就完成了,角色就长在身上了,老段来之前做了非常多的功课,可是他要讨论的地方还是非常多,他用他的多面性,去琢磨这个和自己经历完全不相像的人,我们一起体会角色的复杂性,人性的多面,最后体会到在中国社会普通人生存的那种夹缝中的状态,老段慢慢成为了余国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不再是演,他是成为,演用在这里反而肤浅了,他带领着大家一起沉浸进去,最后杀青的时候,气氛非常沮丧”。

整个电影的拍摄都在湖南衡阳的乡村,整日下着人造雨,潮湿、 泥泞的地面环境,阴暗沮丧的气氛,剧组人人都沉浸在压抑、苦闷的气氛里,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得不再那么友好、 明亮,老段也如此,因为这个角色的厚重感,他更走不出来。

“有空就找我聊,他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所有的。我作为导演,知道不抓紧工作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没有办法,无法摆脱他。其实他有时候放松一点,也演得特别好,我就觉得,他的本能已经到了,不需要那么较劲。”

我记得自己在银幕上看到电影的震动,老段不再是硬汉,而是一个面目模糊、 带着讨好笑容的工厂保卫处干事,甚至有了点猥琐气息,但那又实实在在是老段,一个极度压抑环境中的老段。

董越觉得,好的演员,不光是他本来的技术活,肯定是关注时代风格,关注社会的。“我觉得他接下我这个新导演的邀请,也是看到与以往国产片不同风格的呈现,对于他,是冒险的事儿,“他也犹豫了一段时间,因为他只能把握电影中他自己的表演,无法判断出电影最后的模样,好在后来东京国际电影节的世界首映上,他才终于有机会了解了他与这部作品相融的结果,同时也让大家有机会看到了他在这部电影里的突破和魅力。”

选择新导演的电影,很可能是颗粒无收,段奕宏也说了自己为什么会选这部电影: “这个剧本打动了我,那些经历,我依稀看到了,别人都觉得对的,余国伟没去选择,他擦枪走火,一门心思迎着风走,硬着头皮走,没有人帮助他,他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拿去当诱饵,因为只有那里,是他要去的地方。”

那年的金马奖颁奖酒会上,李安导演过来敬酒,欢迎到来的嘉宾,先和董越聊,谈了些看法,鼓励了很多,然后看到站在前面阴影里的段奕宏,李安说,这个演员不得了,天才演员。董越说,那一瞬间,他特别理解李安的话,天才并不一定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资和天赋。天才的特质是一定要明白自己所具备的特点,然后努力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且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

二十多年前,段奕宏从新疆草原上花78个小时来北京,卑微的他,却已明白自己要成为什么人,最终他也成为了想成为的人。

段奕宏 | 天才凡人

段奕宏

草原的释怀

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后,段奕宏找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回到伊犁,去到他年轻时候没有接触过的那拉提草原。“我没有闻过草原的花,没住过蒙古包,没在蒙古包里喝马奶子,我回到这里,突然放松了,我教我妈妈做预防老年痴呆的手指操,我松弛了,我放下了,我明白我根源上的东西是什么了,就是草原人的韧劲,我把我从自我约束、 自我包裹中打开了。”

晚上他和朋友们一起在草原上喝酒,喝到打滚,在草地上蹲坑,张牙舞爪,鼻子里闻到了牛粪和湿乎乎的木柴的味道,看着火光,特别庆幸自己能感觉得到这些东西。“我知道了我多年的人生目标没有错,我也庆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正确对待自己和家人,我做的选择都没有错。没强迫自己过一种不是自己的生活。”

这次回家的收获,是让他能时常从自己当下的生活中跳出来。他发现了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的,走到了北京,但庆幸还是没丧失自我。“我还是龙龙,羞涩,有时候不要脸,没分寸,但是我喜欢这种没有分寸,我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朋友们一起来守夜,我们那里守灵的夜晚是可以喝酒吃肉的,大家互相聊,肆无忌惮地喝酒,吃着烧烤互相怼,特别的快乐,有几个瞬间,我都忘了父亲离开我了,但没事,这种真实的状态特别美好。”

他的朋友叫他“老段”,听上去亲切,没架子。老段喜欢打高尔夫球,他用手给我比划了打球的姿势:“高尔夫的魅力在于需要你静下来,全神贯注,好像在那一刻,动与静完全结合,这种专注很像演戏的时候,一切沉静,只是在等待一刹那的爆发。”

他在家里备了一套高尔夫装备,闲下来的时候,他愿意带上球杆,穿上HONMA的休闲服下场挥杆。也许这并不是一个放松的运动,对他这样一个对演戏痴迷的人而言,这更像是一次专注力的培养,他享受于那种千钧一发的爆发和挥杆的释然。

他说这几年的自己释然了很多,这种内心的释然来自于岁月的沉淀,来自于角色的打磨,来自于人生的顿悟。关于“匠心”这个词,他说自己仍然不敢妄言。“匠心听起来像是参悟出来的一个境界,没有一个词语能准确形容。或者我可以说,匠心就是敬畏,要懂得谦逊,要不断探索,要一直在路上,要告诉自己还可以做到更好,要知道在疾行之后懂得停下来回头看看一路的脚印。没有一个词语可以准确概括匠心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可能还会这么走下去,要用一生去探索这个词的真正寓意。”

演了那么多角色,没有一个人像他自己,我们完全不能根据那些银幕形象去揣测他。“非说像,那团长里的龙文章还是有相似的地方,尤其是最后的死亡,带着一堆炮灰,跑来跑去,招摇撞骗,背负了几千人的生死,那个状态下,我觉得我也会选择死亡,在那个境遇中,我也会选择他那样的处理生命的方式,冥冥之中,你有你逃不掉的安排。”

“我是个积极者,对困境我会用积极的态度支撑下去,我有点儿像龙文章,始终处于自我挣扎和怀疑中—我不愿意去承担强悍,但是我强悍得起来。”

网站地图 满堂彩北京快乐8 满堂彩娱乐登陆 满堂彩竞速彩
新沙龙国际娱乐登入 客户端下载完整版 太阳城申博真人娱乐 太阳城菲律宾官网申博
欧冠足球大牌门将 时时彩票 和成彩票广西快3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400客服登入
申博sunbet会员官网 金福彩票娱乐下载 满堂彩时时彩登录平台 满堂彩山东11选5
满堂彩官方网站 金福彩票手机app 金福彩票基金平台 金福彩票站怎样
588cw.com 444xsb.com 278sunbet.com 162SUN.COM 314SUN.COM
1112938.COM XSB596.COM 256SUN.COM rq138.com 57XTD.COM
729PT.COM 592ib.com 657SUN.COM 162SUN.COM 288BBIN.COM
987DC.COM 133DC.COM 666TGP.COM 55sbib.com 175SUN.COM